「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

通常介紹藝術家,除了作品優秀外,總是有些動人的故事或風格獨特的作品。本次要介紹的藝術家曾在職涯期間走上巔峰,但因陋習醜聞而導致後來幾乎在美術史上銷聲匿跡的一位傳奇藝術家,雷瑟.烏里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有筆刷與調色盤的字畫像》(Selbstporträt mit Pinsel und Palette),油彩畫布,1910。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藝術家生平

雷瑟.烏里(Lesser Ury, 1861 - 1931),原名 Leo Lesser Ury,出生於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前身普魯士的畢恩鮑姆(Birnbaum,波蘭文Międzychód,現屬於波蘭的領土內的一個郡,當時曾被併入普魯士的國土內,是普魯士領土內是唯一德裔人口屬於少數的省)。父親是一位猶太裔的麵包師,於烏里11歲(1872年)時去世,烏里因此隨母親遷往柏林居住。

1878年,烏里約略在高中畢業年紀時離開學校去做生意,但經商沒多久,隔年即前往德國著名的杜塞道夫藝術學院(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學習繪畫。烏里曾在各地如布魯塞爾、巴黎、斯圖加特(Stuttgart)等地遊學,他在巴黎期間,曾和知名的女姓肖像藝術家朱爾·約瑟夫·勒費弗賀(Jules-Joseph Lefebvre, 1834 - 1912)一起切磋,並獲得法蘭德斯和慕尼黑傳統繪畫的學習經驗。

多年藝術訓練生涯後,烏里於1887年起定居柏林。回顧在巴黎逗留期間的際遇,似乎喚醒了他潛意識中對都市生活的迷戀。作為一位出生於普魯士的畫家來說,或許是出自於無以言喻的民族情懷,烏里似乎打從心底認為他的祖國首都柏林才應該是歐洲最重要的國際都會,那種焦慮憂愁綿延不盡的情懷,在他後來對柏林都市(雨中)街景的描繪作品中,都得到了極大的體現,甚至在數年之後,於他60歲生日時,還被柏林市長譽為「 帝國首都的藝術美化者」(Der Künstlerischer Verherrlicher der Reichshauptstadt)。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Abend im Café Bauer》,油彩畫布,1898。Photographed by Manfred Heyde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Nächtliche Strassenszene》,油彩畫布,約1915 - 1920。 Courtesy Christie’s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勒費弗賀,《Clemence Isaure》,油彩畫布,創作年份不詳。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他在1889年舉辦了人生的第一場個展,雖受到一些負面評價,卻得到德國19世紀最傑出的兩位藝術家之一 ,阿道夫·馮·門澤爾(Adolph von Menzel)的高度讚賞與推崇(另一位是在藝術史上具重量級地位的德國國寶、浪漫主義大師卡斯帕•大衛•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 1774 - 1840)),並因大師的薦舉,讓烏里獲得頗具盛名的猶太裔德國詩人麥可·比爾(Michael Beer)基金會所提供的藝術大獎,並獲得皇家普魯士柏林藝術學院(Der Königlich Preußischen Akademie der Künste in Berlin)所提供給猶太裔藝術家的獎學金,讓他得以有充足的經費至義大利進修約一年。1893年,他加入了著名的「慕尼黑分離派」(Munich Secession),這是19世紀最後幾年由德國和奧地利的前衛藝術家所組成,反對官方顢頇體制的幾個分離派之一。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弗里德里希,〈霧海上的漫遊者〉(Der Wanderer über dem Nebelmeer),油彩畫布,約1817。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門澤爾,《工作室的牆上》(The Studio Wall),油彩畫布,1872。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1901年,他返回柏林,透過重要的德國印象派藝術家洛維斯•科林斯(Lovis Corinth, 1858 - 1925)的引薦,進入由德國重要現代藝術家馬克思・利伯曼(Max Liebermann, 1847 - 1935)所領導的「柏林分離派」(Berlin Secession)於1915年所舉行展覽,之後更在1922年進行了一次大型展覽。在當時創辦德國著名電子企業「德律風根」(Telefunken)的電氣工程師起家的工業大亨暨藝術收藏家卡爾·沙皮拉(Carl Schapira)的贊助支持下,烏里所繪的都市景觀、風景畫和室內場景的油彩和粉彩作品受到高度追捧,此時他的名氣與聲望逐漸邁向高峰。

但幸運之神並未眷顧他太久,由於內部的派系鬥爭,或許也加上彼此間的競爭關係,在藝術界有重大影響力的柏林分離派主席利伯曼並不喜歡烏里,從而竭盡所能地試圖阻礙烏里發展事業。烏里得罪利伯曼之後,兩者間的敵對情緒從未曾停歇,並流傳至今。有個未經證實的說法提到,烏里造謠說在利伯曼的經典大作《Flachsscheuer in Laren》(1887)畫中那令人震撼的「燈光效果」(die Lichteffekte)係出自他之手。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科林斯,《Salome, II. Fassung》,油彩畫布,1900。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利伯曼,《Flachsscheuer in Laren》,油彩畫布,1887。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而真正徹徹底底將烏里帶入絕境的原因,是作為一位聲譽卓著的藝術家,在他事業走上巔峰的時期,竟養成保留原始作品,重製並大量出售與原作類似複製品的習慣,而這些快速複製原作的劣質作品,在沒多久之後,人盡皆知,嚴重地損害了他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聲譽,令他的事業一落千丈。

烏里在個性上較為內向,對人普遍不信任也不敞開心胸,他的晚年變得越離群索居。1928年前往巴黎後不久,因心臟病發作而身體狀況逐漸惡化。雖然德國國家藝廊(Nationalgalerie, 現稱Alte Nationalgalerie現稱舊國家藝廊,也被稱為國立柏林美術館)和柏林分離派有計劃為他在70歲生日(1931年)時舉辦紀念活動,但這位藝術家在他70歲生日三週前,不幸在柏林的工作室中去世,後被埋葬於柏林的猶太公墓。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Potzdammer Platz》,油彩畫布,1920。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創作風格與特色

烏里的創作特色被歸類在印象派,以其獨具一格的夜間咖啡館場景(nocturnal cafe scenes)和雨中街道(rainy streets)的「寫意」繪畫而聞名於當時的學界與市場。他創作的方式雖然承襲印象派如莫內那樣鬆散的筆觸,但從他偏好也擅於處理陰暗街景、室內柔和燈光下的人物色調,到夜晚或雨中迷濛的路燈效果,皆顯示出他和那些強調在日光下寫生的第一代印象派畫家們,走在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上。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Nachtbeleuchtung》,油彩畫布,1889。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Nächtliche Strassenszene, Berlin》,油彩畫布,約1920。 Courtesy Christie’s

和一般人直覺反應下的印象派畫家不同,印象派一直以來給人的那種輕鬆、開朗、明亮暢快的光影,很少出現在烏里的作品之中。他的作品在視覺上比較不討喜,大部分的作品都給人一種偏暗色調,甚至可以說用了很多導致畫面黑壓壓一大堆的接近黑色或就是黑色的顏料。無論是精細地描繪或鬆散的筆觸,作品中總是呈現出比較濃厚沈重的思緒,也許反映出藝術家的內心世界。或許由於早年喪父,加上藝術創作道路上一路的坎坷,在那個各種前衛藝術風潮競爭激烈的大時代背景下,不能被肯定成為一線藝術家的壓力下,烏里無法與人建立良好信任關係的個性,深深地影響著這位畫家的一生。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Hochbahnhof Bülowstraße》,油彩畫布,1922。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

烏里自工業化後迅速發展的大都市中景觀中擷取靈感,傍晚和黑夜中依舊熱鬧的林蔭大道、夜間明亮的咖啡館和無數路人的喧囂,都為畫家提供了許多迷人的場景。在他的作品中,街上行人和馬車快速穿越濕滑的道路,商店的櫥窗或咖啡廳中所發出的溫暖光線模糊不清,籠罩著朦朧的城市,時間似乎在繁忙中轉瞬即逝。

非常規深色作品的啟發,當是受到工業化所產生的新視覺景觀。烏里除了偏愛黑暗色調的使用外,他擅長使用油彩和粉彩等媒材,使它們呈現出類似戰後藝術家如模里斯・路易斯(Morris Louis, 1912 - 1962)般帶有「色彩流動性」的效果,也使他的作品與眾不同。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Im Café Bauer》,油彩畫布,1898。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Leipziger Straße》,油彩畫布,1889。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

有藝評家半開玩笑式地提到,他很想知道「烏里在不下雨的日子裡都在做些什麼?」。描繪地上滿是水漬的街道和帶著濃厚水氣潮濕氤氳的畫作,成為烏里最具代表性的暢銷作品,獨特的創作風格,將他帶上事業的巔峰。然因為追求成功而養成的快速重複複製作品的劣習,終究吞蝕掉一個可以成為優秀藝術家的機會,也成為藝術史上一個發人省思的負面教材。

「曾經錦衣.夜行到坑裡」 ─ 德國藝術家 雷瑟.烏里 Lesser Ury烏里,《Bahnhof Nollendorfplatz bei Nacht》,油彩畫布,1925。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

本文由 台灣藝術網 作者:台灣藝術網 发表,其版权均为 台灣藝術網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台灣藝術網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