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奇巖妙相輝,巧手知墨便風流」:詮釋運墨在傳統與當代之間的變造

自唐代張彥遠於《歷代名畫記》一書中提出「運墨而五色具」的說法後,便為此後千年以降的無數書畫家奉為圭臬;唯針對「五色」為何則說法不一,有以墨色濃淡不一來對應青、赤、黃、白、黑,亦有指焦、濃、重、淡、清,然無論意指何者,可以確定的是歷代能卓然成家的無一不是得其三昧者。

故此次「知墨者」的展覽規劃初衷,既是對於前述書畫美學關鍵核心的歷史辯證及當代新銓,亦可視為本人於2016年假受双方藝廊邀請而策劃的「近墨者」一展之延伸,旨在探討自上個世紀90年代解嚴後迄今,來自不同背景的台灣藝術創作者面對中國傳統美學於材質、題材,乃至於思想上的回應、挑戰與變革。整體在規模上擴大不少,共邀集黃志超、林銓居、潘信華、姚瑞中、彭弘智、陳浚豪、樊炯烈、王鼎曄、曾雍甯、黃至正、胡在晴、黃昱昊、黃立穎等共13位藝術家,半數以上均係前次展覽所未見,且世代跨度巨大,希冀觀者遊走在他們採取新舊媒材來展現個人精神質地的作品間,也能察覺其中或顯或隱的對話可能。

其中,年紀最長的黃志超在旅美數十年後回台定居,所做無論女人、山水或馬,多以明亮鮮豔的壓克力顏料結合書法線條的墨色流動為之,成功跨越了水墨的既定限制。如《世外》一作所繪殊非真山實水,反而更接近於歷久不衰的桃源境地嚮往,深刻地體現了寄寓個人性靈的傳統美學追求。林銓居雖遊走於水墨、繪畫等不同媒材形式,其創作始終圍繞在自我內在養成與自然造化之間的緊密連結,進而展現出靜緩且迷人的生命情調。如展中所見之《雲山》以油畫顏料來讓暗中帶亮、層次豐富的墨韻巧妙堆疊出巍峨高聳的山勢,使其所繪有著十足的視覺張力,並在無形的時間流動中渲染出充滿高度想像的人文氣息。

黃志超,九曲洞,複合媒材、畫布,80x120cm,2022年。圖/月臨畫廊提供黃志超,九曲洞,複合媒材、畫布,80x120cm,2022年。圖/月臨畫廊提供

林銓居,雲山,油彩紙本,76x106.7cm,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林銓居,雲山,油彩紙本,76x106.7cm,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

姚瑞中延續此前借鑿古代書畫名跡之作法,注入一己之生命體驗,而在技法上也從早期自創的「春蠶吐絲皴」,改以「硬筆磨砂皴」之筆法,描繪了一個又一個彷彿時空交錯的畫面,卻流洩出具有高度當代生活感的獨特敘事。曾雍甯以原子筆等綜合媒材,讓繽紛鮮豔的線條與幾何色塊在紙上交織出夢中花園一般的奇特景致,尤其晚近發展的「嶢嶢」系列,在尺幅上頗類書畫立軸形式,畫面亦採傳統巨碑山水構圖,卻全然展現出與古有別的造化寫照。

姚瑞中,好時光-水中央,金箔、藝術筆、印度手工紙,131.5x324cm,2018。圖/月臨畫廊提供姚瑞中,好時光-水中央,金箔、藝術筆、印度手工紙,131.5x324cm,2018。圖/月臨畫廊提供

曾雍甯,嶢嶢 38,綜合媒材、紙,107x75cm,2022-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曾雍甯,嶢嶢 38,綜合媒材、紙,107x75cm,2022-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

多年來,運用工業紋釘來創作已成為藝術家陳浚豪極為明晰的個人標誌。在這裡,不難看見他再次逞其機巧,拆解了徐渭的《花卉長卷》上的群芳百卉並使之各自獨立成章,在透過理性而密集的勞動,刻畫出另一種近乎偏執的狂逸筆勢,也藉此與徐渭在《書謝時臣淵明卷》中指出:「……畫病,不病在墨輕與重,在生動與不生動耳。」的看法遙相呼應。彭弘智幾件看似採取自動性技法完成的繪畫作品以「太極24式」拳法為概念,卻並非拳勢的如實描繪,而更著重在意念的運行與呼吸的蓄發收放;恰與《小周天》銅雕作品形成一個視覺與氣息的循環,亦是對於抽象藝術內涵及本質的深入探討。

陳浚豪,臨摹南宋張月湖〈白衣觀音圖〉,不鏽鋼蚊釘、畫布、木板, 120x60cm ,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陳浚豪,臨摹南宋張月湖〈白衣觀音圖〉,不鏽鋼蚊釘、畫布、木板, 120x60cm ,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

彭弘智,氣海,丙烯、油彩、畫布,145x191cm,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彭弘智,氣海,丙烯、油彩、畫布,145x191cm,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

潘信華參照無景深、平面化的古地圖寫繪特徵,復以彩墨細筆繪就的殊勝造境總是猶如幻界輿圖,充分體現「仙家幾處聽仙雞,台閣崢嶸峰與齊」的獨出幽異。如展出的《觀花》一件既寫繪一名童子站立於桌上觀看一旁瓶中花卉的情狀,畫面裡復有奇石蝶蛾點綴其間,讓人聯想到「拈花微笑」的佛經典故,也正是其面對悠遠墨韻傳統仍自信獨行的最佳代表作。散置於展中各處的《雲山起》、《東向》、《澗》等雕塑作品,則可以見到樊炯烈以刀為筆、取石作墨,將雲霧繚繞重巒、山間流水潺潺的詩般景致,轉化為類似傳統文人書齋所見之雅石意象,隨著時間流動與光影變化而有不同的玩賞趣味。

潘信華,觀花,彩墨、手工紙,直徑148cm,2022。圖/月臨畫廊提供潘信華,觀花,彩墨、手工紙,直徑148cm,2022。圖/月臨畫廊提供

樊炯烈,雲山起,觀音石,56x112x25cm,2020。圖/月臨畫廊提供樊炯烈,雲山起,觀音石,56x112x25cm,2020。圖/月臨畫廊提供

幾位年輕世代的藝術家也不約而同地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他們對於運墨精妙的想像與理解。像是王鼎曄雖以影像裝置創作見長,展中《黯流》、《希望之徑》等件均以濃郁墨色的不同顏料疊加繪就,唯有透過一定的觀賞距離與角度,方能掌握潛藏於畫面底下的視覺語彙,或也是對當代觀者所提出的另種觀看考驗。黃至正以韓國壯紙、墨水、金箔、水性顏料等諸多媒材,運用拓印、描繪等多重手法,在充滿影像感的畫面中,為已逝的物件留下彷彿暗夜中才會微微發亮的螢火或靈光,頗帶著幾分神秘氣息。

王鼎曄,黯流,壓克力顏料、石墨、油彩、畫布,135x191cm,2016。圖/月臨畫廊提供王鼎曄,黯流,壓克力顏料、石墨、油彩、畫布,135x191cm,2016。圖/月臨畫廊提供

黃至正,土壤,韓國壯紙、墨、顏料墨水、複合媒材、金箔、水性顏料,61x85.5cm,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黃至正,土壤,韓國壯紙、墨、顏料墨水、複合媒材、金箔、水性顏料,61x85.5cm,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

同樣以奇石為題材,黃立穎則揚棄對物寫生、對景模擬的書畫傳統,純粹運用炭筆的材質特性,反覆在木板上寫繪塗抹出想像的各類奇石,既是不同狀態之心象投射,也意欲讓觀者在其創造出來的圖像景觀中獲得「感實性」(truthiness)的內在共鳴。胡在晴、黃昱昊兩位都採用傳統紙本設色媒材,但前者刻意去除多餘的細節描寫,讓工筆與渲染兩種視覺效果並存於畫面之中,而得以在似曾相識的場景中營造出更多曖昧不明的敘事暗示;後者的「泡花樹」系列作品看似以現實環境中的植栽作為創作之援引,實際上卻無處不見數位時代子民生活中關於諸多事物的認知想像,畫面中許多看似不自然的轉折或留白,正是虛擬空間的特色所在,恰好也與講究寫景造境的傳統書畫美學有若干符節合拍之處。

黃立穎,奇石83,85x85cm,木板、石墨,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黃立穎,奇石83,85x85cm,木板、石墨,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

胡在晴,歇息,水墨設色、盛上、紙本、銀箔、紙本,57x131.2cm,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胡在晴,歇息,水墨設色、盛上、紙本、銀箔、紙本,57x131.2cm,2023。圖/月臨畫廊提供

黃昱昊,泡花樹01,紙本設色,90x50x3.5cm,2022。圖/月臨畫廊提供黃昱昊,泡花樹01,紙本設色,90x50x3.5cm,2022。圖/月臨畫廊提供

簡言之,藉由上述多位藝術家別具特色的眾多創作,我們或能更加理解運墨一事在傳統與當代之間難以定於一尊的討論,以及可以想見的,在未來仍持續勃發不斷的發展與流變。

「知墨者」
2023.05.06㊅ — 06.24㊅
開幕茶會|2023.05.06 15:00
策展人|張禮豪
展出藝術家|
黃志超、林銓居、潘信華、姚瑞中、彭弘智、陳浚豪、樊炯烈、王鼎曄、曾雍甯、黃至正、胡在晴、黃昱昊、黃立穎
地點|月臨畫廊一、二館
(台中市西區英才路589巷6號1F)
(台中市西區英才路589巷12號1F)

本文由 台灣藝術網 | 台北藝術發展協會 作者:台灣藝術網 发表,其版权均为 台灣藝術網 | 台北藝術發展協會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台灣藝術網 | 台北藝術發展協會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